发布信息
当前位置: 首页 » 苗木资讯 » 行情价格 » 正文

东方园林易主 何巧女获利8亿出局 曾是“中国女首善”诺捐180亿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08-11  浏览次数:12884
核心提示:“园林行业第一股”东方园林易主改姓了。“现在民营企业太难了,如果易行长给我批准一个银行,我一定拯救那些企业于血泊之中,一

“园林行业第一股”东方园林易主改姓了。

现在民营企业太难了,如果易行长给我批准一个银行,我一定拯救那些企业于血泊之中,一个一个地救。” 在2018年一场由央行、全国工商联组织的“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金融服务座谈会”上,何巧女表达了自己“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情怀。

东方园林董事长何巧女说完后,全场大笑。很多人也因此把何巧女比喻成为民营企业疾呼的“英雄”。

东方园林作为行业龙头股,何巧女被誉为“商界花木兰”,曾有过一些高光时刻。但因为资金流枯竭,各种在高光时刻看不见的隐患也因此爆发,直到最后,何巧女也没能挽救自己一手创立的民营企业。

近日一则股权转让公告,宣告A股东方园林(002310.SZ)换了“姓氏”。创始人、原来的实控人何巧女转让5%股权并且转让了控制权“出局”,北京朝阳国资委的全资子公司成为东方园林的新主人。虽然何巧女转让的股权只有5%,但是这个股权转让协议还包括表决权委托,且是不可撤销的,至此,东方园林的实际控制权发生变化。

随着东方园林各个问题的曝光,背后的创始人和实控人何巧女一些原本带着光环的慈善行为,也开始被质疑。

转让5%股权失去实控权

何巧女唐凯夫妇的东方园林再也不“姓何”,不再是单纯的民营企业。

一纸公告,宣告传闻多日的国资接盘东方园林的消息尘埃落定。8月6日,东方园林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何巧女、唐凯拟向北京市朝阳区国有资本经营管理中心全资子公司北京朝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朝汇鑫”)协议转让所持公司5%股份,价格为7.92亿元。

并将16.8%对应的表决权无条件、不可撤销地委托给朝汇鑫。本次权益变动完成后,朝汇鑫将成为公司控股股东,北京市朝阳区国资委会将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此次股权转让后,何巧女唐凯持股将下降至39.13%。新控股股东朝汇鑫成立于2019年7月23日,成立仅半个月,似乎就是为入主东方园林准备的。朝汇鑫与战略股东盈润汇民基金为一致行动人。

北京朝阳国资委持有公司10%的股份,拥有表决权数量7.2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26.80%,东方园林也成为朝阳国资中心下属首家A股上市公司。

东方园林官网上记录何巧女夫妇白手起家的故事

何巧女夫妇掌舵东方园林18年,带领东方园林从小花房成长为上市公司。

十年前的2009年11月27日,东方园林顶着“园林行业第一股”的光环上市,发行价58.6元,上市首日开盘价就达99元,开盘首日收于116.5元,较之发行价溢价近99%。

这个股价,是极少数白马龙头股才能享受的待遇。到了2019年8月9日,东方园林每股只有5.29元,总市值从高峰时的500亿元大幅缩水至142亿元,一年里蒸发350多亿元。

一切的光环都成了泡沫。在这一年多里面,东方园林因为“史上最凉发债”事件、因为流动性枯竭,多米诺骨牌倒了,一系列问题随之而来。

史上最凉发债

2018年5月21日,是东方园林第一张多米诺骨牌倒塌的日子。

当时,东方园林公开发行约10亿元的公司债券拟用于偿债公司债务和补充营运资金,票面利率高达7.00%。但最终只募得5000万元,只实现了募款计划的5%,其中一只债券产品更是无人问津,因此被成为A股“史上最凉发债”。

屋漏偏逢连夜雨。“史上最凉发债”事件引发了多米诺骨牌效应,导致了该公司此后一年多事件里面的系列危机,最终让公司易主改姓。

发债失利让股价连续大跌,半年内市值蒸发近400亿元,市值缩水幅度超六成;同时,东方园林的债务危机也因此进一步发酵,也影响到公司的正常经营和业务拓展。东方园林不得不通过各种渠道找资金填补紧缺的资金流。

除了实行“卖卖卖”策略,收缩战线,抛售资产、项目、股权来缓解现金流问题。最主要的还是向各个金融机构求助融资,2018年后半年,东方园林主要通过发行超短融债券解决公司的资金流问题,随之而来的,是财务费用的大增。

从2018年3月到2019年2月,东方园林共计兑付约77.60亿元(债务74亿元,利息3.6亿元)。因为大量超短融债券的存在, 2018年东方园林的财务费用大增72.46%,财务费用支出达到6.87亿元。

高额财务费用问题直接拖累了公司在2019年的业绩,根据东方园林近日发布的2019年半年度业绩预告显示,上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预计亏损5.5~7.5亿元,但2018年同期,这个数据是盈利6.6亿元。东方园林解释称,净利润亏损是因为金融环境和行业政策变化,加之自去年年底以来集中偿还了大量有息债务。

为此,还东方园林还主动关停并转部分融资比较困难的PPP项目,控制了投资节奏,减少了运营投入。PPP项目曾经是东方园林的王牌项目,自2015年以来,借助国家大力推广PPP模式,东方园林通过快速切入PPP领域, 2016―2018年,公司三年中标总额约1500亿元,成为“民营PPP第一股”。

在PPP项目的推动下,东方园林业绩飞速增长,股价和债务也双双急升。也正是因为PPP业务扩张太快,东方园林的资金链最终被PPP业务拖垮。

严重拖欠薪水还高额分红

因为缺钱,东方园林在2019年4月严重拖欠员工薪水。

东方园林从去年5月开始大规模裁员,同时从去年10月分开始拖欠薪水。除了高管以外的几千名员工被拖欠了将近半年的工资,公积金和社保已经断缴;2017年的奖金还没发放;2018年的奖金也被取消。而员工不仅讨薪无果,还被逼着签订带有霸王条款的离职协议。截至5月10日,东方园林剩约4000名员工(含离职人员)的平均约3个月薪酬及补偿待发放,共计约2.4亿元。

界面新闻报道称,7月初,东方园林已陆续结清拖欠的薪资,彼时发薪的资金即来源于朝阳区国资委。

虽然东方园林大规模欠薪裁员、依靠多次超短融债券“急救”、在朝阳国资委帮助下发欠薪……尽管已经“穷”到如此地步,但高管们的高薪和高息分红却没被耽误。

根据东方园林披露的2018年年报,2018年度实现净利润15.95亿元,同比下降26.72%,拟10派0.94元。 这个分红方案,是2015年以来四年里分红派息最高的一年。何巧女夫妇作为一致行动人,是东方园林最大股东,原持股比例达44.13%。是分红方案最大的受益人。同时,2018年度报告期内,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报酬合计1505.79万元。

企业盈余的净利一般要优先用于维持企业的正常经营,在一季度净利润预计亏损严重的情况下,东方园林却不顾企业糟糕的现金流和拖欠员工多个月的工资奖金,甚至断缴了员工的公积金等问题,先给股东分红派系。这种不顾企业生死,不顾员工基本权益的做法,实在让人费解。

让人费解的,还有东方园林那位有“中国女首善”之称的董事长何巧女。

“诺捐女王”成被执行人

何巧女在东方园林上市后的第七年2016年迎来她个人的“高光时刻”。

2016年,她凭借捐赠价值29亿元的东方园林股票,一跃成为 2016年胡润慈善榜的榜首,超过了马云和王健林,摘下《中国捐赠百杰榜》第一名。何巧女当时承诺捐款会以逐渐减持变现的方式兑现。

尴尬的是,何巧女仅这一次上了榜首,人们对她的捐赠真实性表示怀疑。

胡润慈善榜会将有法律效力的承诺捐赠统计在内,若何巧女的承诺捐款被胡润慈善榜认可,应连年位居榜首才对。但她2017年并未上榜,2018年则位居第16位。

同样未被胡润慈善榜纳入统计的,还有那笔让何巧女声名鹊起成为“网红企业家”的百亿捐赠。2017年,她在摩洛哥召开的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相关活动中宣布:“巧女基金会将会在未来七年,总共投入15亿美元(约100亿人民币)。”但是这笔巨额承诺捐款的信息甚至没有出现在巧女基金会的官网上。

何巧女承诺的捐赠方式主要为两个渠道,巧女基金会和个人捐款,领域涉及环保、教育、老年人关爱和家乡建设等。

何巧女曾被誉为“商界花木兰”

何巧女因为慈善捐款而名声大噪,也给何巧女和东方园林赢得了社会尊重,但何巧女和巧女基金会陷入了“诺捐疑云”,被认为她与旗下巧女基金会目前已落实的真实捐款,远不及外界宣传的承诺捐款多。

据不完全统计,何巧女承诺捐款金额已经超过180亿元。通过巧女基金会年报数据等多方途径查证、核实,媒体发现结合巧女基金会2012年至2017年年报披露金额,加上何巧女个人捐款(假设已全部履行完毕),总捐赠额为4亿人民币左右。也因为诺捐和实捐的巨大差额,何巧女被称为“诺捐女王”。

近日,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东方园林实际控制人何巧女、唐凯夫妇在今年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金额达3.36亿元。7月22日,何巧女于被嵊州市列入限制高消费名单。

商海沉浮,曾经引以为傲的民营行业龙头股,终归易主;昔日的女首善、“英雄”、商界花木兰,也成了被执行人。

 
 
[ 苗木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苗木资讯
点击排行

植树造林祖国 百度大联盟 备案网站